曲阳的“两山文化”——灵山定窑文化和黄山石雕文化

聚焦曲阳

曲阳县处于八百里巍巍太行山出入华北平原的交通要道,历史悠久,民风质朴,文化灿烂,俗有“六山一水三分田”之称。

“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自古以来,曲阳人民依靠勤劳智慧,创造出惊艳世人的“两山文化”——灵山定窑文化和黄山石雕文化。

灵山镇宋代古称龙泉镇,山水形胜,唐河穿境,莲花山耸峙,煤炭、石英石、高岭土等资源丰富。定瓷文化,始于隋唐,盛于宋,衰落于金元。在宋代,定窑与汝、官、哥、钧并称“五大官窑”。

羊平镇坐落于曲阳县城南,大沙河纵贯东西,黄山横亘南北,黄山之上的大理石质地优良,温润剔透。曲阳石雕文化,始于汉,兴于唐,盛于元,是我国乃至世界石雕艺术中的重要一支。

河北省曲阳县行政区划图

曲阳县一南一北的两座名山和两个经济重镇(羊平镇现为中国特色小镇,灵山镇现为河北特色小镇),孕育了享誉华夏、造福人民的石雕和定瓷文化,“两山文化”的艺术成就可圈可点,创造了无以伦比诸多艺术经典。

莲 花 山

黄 山

查阅有关文字记载,走访和搜集民间的传说和民谣,可推想一下其艺术脉络和文化现象。定窑遗址集中区在灵山镇涧磁村和东、西燕川村一带。至今,在涧磁村北一带,瓷片、窑具、炉渣、瓷土等堆积仍很多,有13处高大堆积,最高的堆积达15米。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王子山院的《王子山院和尚舍利塔记碑》(唐代)中,曾出现“充龙泉镇使钤辖瓷窑商税务使”职衔,民间则流传“南涧到北涧,金银十八石”俗语,由此可知,从五代到北宋,灵山镇定窑业十分浩大,窑厂星罗棋布,窑工成千上万,商贾云集,生意兴隆。元金之后,由于战火摧残,民不聊生,定窑艺术几尽没落。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定窑作坊遗址展馆、古窑址和瓷片堆

河北省文物保护单位王子山院

石雕艺术发祥于羊平镇黄山,现代著名考古学家宿白先生“定州多石材,美者出自曲阳黄山……世传哲匠迄今不绝。“满城汉墓”坐佣、曲阳修德寺地宫佛造像、龙门石窟佛造像、五台山龙泉寺石牌楼、北京天安门金水桥、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首都十大建筑……一系列石雕艺术经典,印证着曲阳石雕艺术的辉煌,曲阳石雕工程队被赞誉为“皇家工程队。”

二千多年来,“两山文化”相互融入,彼此影响,共同提升。石匠人和瓷匠人角色互换和串场创作,实现了艺术互鉴和互通有无,丰富和提升了“两山文化”。

石雕的“刻功”,应用到定瓷技法中,增添定瓷艺术装饰性。正是曲阳石雕古老而传统的石刻工艺,造就了定窑的刻、划花、减地剔刻、浅浮雕装饰技法等。在许之衡《饮流斋说瓷》中提到“北定,其质极薄,其体极轻,有光素、凸花、划花、暗花诸种,大抵有花者多,无花者少。花多作牡丹、萱草、飞凤、盘螭等形,源出秦境,其妍细处几疑非人间所有,乃古瓷中最精丽之品也。”同时,石雕和定瓷艺术在造型、图饰、刀法、传统文化主题等很多方面也是相通的,莲花、云纹、龙凤纹……吉祥寓意等在石雕和定瓷装饰上都有所应用。不过,定瓷更被士大夫阶层看重,而石雕艺术则更多应用于建筑构件和佛教造像。可以推想,定瓷工匠与石雕工匠在同一个地域内的文化交流和技法互鉴,两种工匠之间彼此地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最终促进了共同繁荣。

刘红立创作石雕

定瓷拉坯

定瓷刻花

历史车轮滚滚而来,直到今日,“两山文化”亦是如此。在石雕艺术上达到一定造诣而后从事定瓷的大有人在,以定瓷艺术起步转而从事石雕艺术的也大有人在。

2018年,我牵头成立了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定窑瓷塑研究所和曲阳瓷娃娃定窑瓷塑有限公司,工艺美术大师王月明、王昭辉、刘保雷等一批艺术家怀着对家乡文化热爱和对瓷塑艺术执着加入了“两山文化”的创新团队,打通定窑和石雕文化之间的道路,为“两山文化”融合发展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我相信,曲阳的“两山文化”会越来越繁盛而多姿!

河北省工艺美术协会定窑瓷塑研究所成立暨“瓷娃娃”签约艺术家签约仪式

▼▼▼▼▼▼

“瓷娃娃”定窑瓷塑作品鉴赏

《媚态观音》

《东方微笑》

《无尘》

《真谛》

《小和尚》

《仕女枕》

《庄周梦蝶》

《生肖狗》

《生肖狗镇尺》《生肖狗笔架》

更多内容请跳转到 原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