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穿防护服的描写,身披白色战袍 做患者的“守护天使”

浏览:272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7日

身披白色战袍 做患者的“守护天使”

穿上一身白色“战袍”,体重只有90多斤的沈悦好仿佛拥有了超能力。

她是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护士长,日复一日守护在生命垂危的患者身边与死神较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她把这股争分夺秒争抢生命的劲头,带到了疫情“风暴眼”湖北武汉。

大年初一,她报名加入天津市首批赴鄂医疗队,带着第一批“敢死队”闯进“红区”。她挑最脏最累的活儿干,更善于在突发状况中化险为夷;紧要关头,她能为患者扛起比自己身体还重的氧气罐……今年五四青年节,这位队友眼中“最硬核的战士”被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对此沈悦好说,“这是对所有医护人员的褒奖。”

接到去武汉支援的任务时,没有人知道那里情况到底有多危险,也没有人知道何时是归期。“做好防护就没问题,我们都能平安回来!”临行前,沈悦好给同行的年轻护士吃下“定心丸”。对她而言,肩负的任务不止是挽救患者的生命,还要守护每一个逆行的白衣战士。

第一批抵达武汉的天津医疗队接管了武钢集团第二医院住院大楼。初次走进大楼,沈悦好和队员吃惊地发现,这座大楼已废弃多年,室内灰尘堆积,窗户上的玻璃残破不全,然而在这极其简陋的环境下,这里已经不得不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了。

护士们穿上笨重的防护服,一边整理、清扫和消毒杀菌,一边照顾患者、协调物资,同时要时刻安抚患者的情绪。

每一次“打头阵”进入“红区”的都是沈悦好。她总是先走到病人身边了解情况,再统筹安排工作,给队友分工。每一个轮班结束,她都会目送其他护士逐一离开,自己才最后一个脱下防护服。她像家长一样关心其他护士的身体状况,却顾不上自己的鼻子被防护面罩压得通红,耳廓起了血泡……

在前线的每一名护士都必须身兼数职。每个人的工作量要比正常情况时大好几倍。除了给病人输液,实时关注病情变化之外,她们每天还必须为整个病区清洗消毒,因为患者携带新冠病毒,“地面、病床、桌子每天都要擦几遍。”遇到不能自理的患者,护士要按时喂饭喂药,还要帮他们擦拭清理大小便,“每两小时要翻一次身”。

最吃力的活儿是为需要吸氧的患者更换氧气罐。55公斤重的大罐子摆在身材瘦削的沈悦好面前仿若庞然大物。她找来其他护士一起用小推车把氧气罐从电梯推到病房门口,再一起把罐子从小车上扛下来,一点点挪到患者床边。有时候,一个班要这样更换七八个氧气罐。

使出全身力气扛完重物后,沈悦好必须马上把力量切换至最精准的针尖,给患者扎针的工作,在特殊情况下也变得困难起来。不少病人因为缺氧,进食不太好,原本清晰可见的血管会变扁而看不清楚。更困难的是,护士的护目镜里总是起雾,严重影响视线。沈悦好摸索出一个新办法:扎针前甩甩头,让护目镜片上的水滴划下一条缝,再透过缝隙快速找准血管。

最脏最累的消毒杀菌工作,沈悦好总是留给自己。她主动负责收拾病区所有患者的生活垃圾,定时给病室拖地、消毒,再背起20多斤重的机器完成缓冲区的工作区域和走廊的消杀工作。最危险的工作是处理上一组医护人员脱下来、已污染的隔离衣和防护服,她清楚,这些医疗垃圾如果处理不当,会扬起气溶胶,“我要尽全力保证每一个医护人员的安全”。

2月26日凌晨4时,大雨浇江城,武钢二院突然停电,风雨拍窗,一团漆黑。沈悦好是当班护士长,她立刻上报抢修,得到的答复是:人手不够,恢复供电需要时间。

黑暗中,沈悦好唯一的念头就是务必保证每一个患者的安全。好在当时大部分患者还在睡梦中,沈悦好沉着指挥全组队员有序分工,大家分别拿着病房内的3个应急灯照常查房,安抚醒来的患者,同时对治疗药品及运行设备进行检查,准备备用心电监护仪和血氧饱和度监测仪,以防万一。

就着应急灯的光亮,护士们有条不紊地巡视患者、为病区消毒杀菌;天蒙蒙亮时,再挨个为患者抽血、测血糖、更换氧气桶、配液等……直到恢复供电,她们已顺利完成全部医疗任务,没有一个患者因为停电出现异常状况。

在天津医疗队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住院患者的状况明显好转。一名50多岁的患者让沈悦好印象深刻。刚来住院时,他的病情非常危重,血氧饱和度只有30多,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痛苦。当时他情绪很悲观,认为自己可能挺不过去。

沈悦好和医护人员一直密切关注他,随时为他调节氧流量,一口口给他喂饭。起初物资和药品都严重不足,沈悦好和同事们为了给他补充营养,就想方设法帮他配营养餐,把自己从天津随身带来的牛奶、芝麻糊都拿到病房,一点点喂进病人嘴里。沈悦好不断鼓励他,“你身体底子好,一定能恢复过来”。

一天天过去,这名患者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直到他康复出院时,依旧不知道防护服背后,那些可爱的医护人员的名字和相貌。离开那天,他举起手机拍下这些白衣天使的身影,动情地说:“感谢天津医疗队!”

对沈悦好而言,目送患者康复离去的背影,是最幸福的事,“所有的辛苦和付出,全都值了!”

大家都在搜防护服下的白衣天使穿着防护服的白衣天使抗疫战线最美白衣天使抗疫的白衣天使白衣天使生命的守护神白衣天使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我们就像守卫健康的大白,一定会守护你们平安上岸!|天使日记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十四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020年2月10日 天气阴

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内分泌科护士吴曼,今天是我在战“疫”一线工作的第17天。2月8日,我在护理患者易老先生时无意中听到他说:“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好想吃碗长寿面。”下班后,我把这个事情发在工作群里,同事们都想要为易老先生做些什么。胃肠外科护士黄如娴接下了长寿面的任务。2月9日临近中午,黄如娴在家先用面包做了个生日蛋糕,并插上了几根蜡烛,然后下好长寿面。我、黄如娴和其他护士把蛋糕和长寿面送到易老先生面前,并放出生日歌,为他拍手祝福,加油鼓劲。

易老先生对我们说:“你们让我度过了一个别开生面,永生难忘的76 岁寿诞,让我重拾战胜病毒的信心。虽然你们穿着防护服,戴着面罩,看不清你们的脸,但我相信你们都是最美的白衣天使。”

2020年2月10日 武汉 小雨

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肝胆胃肠外科的魏琦医生,今天是我参加抗击新冠肺炎(救治工作)的第20天,现在主要负责发热门诊的急诊和危重病人的管理。急诊抢救室已经超负荷运转了多时,各式各样的防护服和n95口罩我们都穿过,真的是每天不一样,但我们还能克服。

我爱人也是我们医院的护士,现在在隔离病房,最放心不下还是两个娃,由奶奶一个人在乡下照顾,她是很要强的人,每次打电话都说家里很好,让我们安心在医院工作。但我能想像,一个六岁和一个三岁的小孩,正是调皮的时候,她可能连做饭都是慌慌忙忙的。现在期望,全国人民一起努力,克服这场疫情!

2020年2月10日 多云

我是武汉儿童医院呼吸内科的医生王艳丽,武汉儿童医院是武汉市儿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唯一一家定点医院,我和我们科室的姐妹们已经在隔离病房连续工作了15天。

前两天是元宵节,大部分同事都忘记了这个节日,细心的护士长李文清没有忘记。一大早,她安排好科室的事务后,赶紧请在休息区的护士把汤圆煮了,热腾腾的汤圆送到每个住院的患者手上:“来,吃点甜头。”我们虽然没有吃到汤圆,也没能和家人团圆,但看着他们的笑脸,心里也暖暖的。那天还有暖心事儿。下午,我走出病区回到休息区准备吃饭,发现护士姐妹们都在小教室忙忙碌碌,不一会儿桌上就摆满了我们能找到的各种食品,还有一个小蛋糕。我这才知道,护士长的生日已经过了两天了。大家约好要给护士长补过一个的生日。护士长一进门,感动地哭了,我们每个人距离一米以上,挨个给她送去祝福。科室的开心果说,这个日子,我们多老都不会忘记。

2020年2月10日 天气阴

我是孝感市中心医院隔离一病区护士长王晶,今天是我请战来参加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第12天。这些天里,我主要与重庆援助湖北医疗队负责病区管理与临床护理和组织协调工作。

除了基础治疗,我们每天还会对患者进行精神上的鼓励,坚定患者康复的决心,比如我们37床的老爷爷——67岁的重症患者,刚住进来时很沮丧,通过我们每天对他进行心理安慰、聊天、现在他已经较住院之前有了明显的缓解,甚至还能自己吃饭了。我希望在医院里面的患者都能像他一样,有坚定的决心、有康复的信念,此时此刻,如果有快进按钮,我希望能直接到我们战斗胜利的那一天!

2020年2月10日 武汉 天气多云

我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虹桥院区的护士葛圣婷,今天是我在战“疫”一线工作的第7天。

经过前几日的建设和规划,我们所在的武昌方舱医院已渐渐进入正轨。今天,是我第一次进舱,说真的,即使做好了心理建设,站在“病人区域”大门前的时候,还是止不住的心跳加快。我把门推开,门后的景象很平和。从早上8点到中午12点,我进仓的第一个“4个小时”嗖一下就过去了。叔叔阿姨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关心我累不累。尽管我的后背已经湿透,但我仍不想错过看护他们的每一秒。我们的方舱就像一艘行驶在狂风巨浪中的大船,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我们就像守卫健康的大白。我们一定会守护着你们平安上岸!

2020年2月10日 天气雨

我是海南省人民医院心脏外科ICU的护士刘启慧。今天是我到达武汉的第14天,是抗击新冠肺炎的第11天。 昨晚给外婆外公打电话,骗他们我在医院(海南省人民医院)比较忙,可能没空给他们打电话。结果他们说已经知道了我在湖北,希望我能经常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注意安全!我停了几秒回复好的。外公曾是南京军区十二军三十四师的一名军人,他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现在换你上战场了,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外公,等疫情结束了我一定回家看你们。远方的你们请放心,我们一定平安返归!

2020年2月10日 武汉 天气阴

我是湖南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周杰楠。昨天是我29岁的生日,从湖南来到武汉,临行前,我到医院职工理发店理了个寸头,作为自己特殊的生日礼物。这个寸头,和母亲是同款。

2014年5月,同为湘雅二医院护土的母亲进行了右側乳腺癌根治术后并接受了四期化疗。头发掉光之前,她当机立断主动选择了断舍离,一不做二不休剃了个和尚头,我知道她是怕我一天天地看着难受,剃完头,母亲笑嘻嘻地问我:还好看吧?

四个疗程化疗结東后,黑色的小草悄悄从她的头顶冒了出来。慢慢地,母亲从寸头过渡到了可爱娇俏的短烫发。

2月9日,带着同款乐观,我剪了个和母亲同款的寸头。既节省了打理的时间又方便了穿脱隔离防护设施。趁着我的29岁生日,向母亲说声辛苦了,谢谢你生我为人,谢谢你教育陪伴我长大,谢谢你教我用同款寸头迎战病魔。

我会平安回来,那时候我们抛弃口罩,我要好好和你讲讲此行的见闻和收获。

大家都在搜穿上防护服的大白穿白衣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可能是穿着防护服的白衣天使防护服下的白衣天使白衣天使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穿白衣的不一定是天使的下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