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景软坚散结方,中医治疗肿瘤,离不开动物药的使用,只因动物药有这3大优势

浏览:288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2日

中医治疗肿瘤,离不开动物药的使用,只因动物药有这3大优势

中医讲从虫论治,什么是虫类药?什么是动物类药?也就是来源于动物的药物,它包括了动物的全体、器官和组织等等。

我们临床上一般用中药多,用动物药历史上有两点:

第一历史记载比较多,从中医发展以来,历史的医家们对虫类药积累了很多丰富的经验,比如《神农本草经》这本书里面,它就记载了67味虫类药。

其后在明代的李时珍,《本草纲目》是我们中国第一部药物巨著,这里面提到40多味动物药,清代的叶天士用药也非常擅长。

第二方面有很好的肯定作用,在东汉末年有个人叫张仲景,出了一本《伤寒杂病论》,是治疗伤寒和杂病的一本书,它体现了理法方药,是一个完整体系的一本书,里面记载了28味虫类药,特别提出了鳖甲煎丸,里面有五种虫类药,既包含了水蛭,有包括蜂房、阿胶,既有虫类药又有扶正的药。

第二就是药性强烈,效专力宏,有一句话叫虫蚁飞走,它善于攻足走串,通达经络,无所不到,也就是对于一些顽固性的病变,用上虫类药就起到挽护之功。

叶天士有一句话,久则邪正浑处其间,草木不能见效,当以虫蚁药疏通诸邪,它可以消积除症,软坚散结,化痰消肿。

第三个优势,动物药其实药量比较小,它的有效成分穿透力很强,易于人体吸收,现代也有研究认为这个药有抗癌活性,易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所以说动物药有肯定明确的抑制和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

所以这个药的特性常用于治疗临床上顽固的、疑难的结节和肿瘤病人。

食欲不振、心情紧张?张仲景这个古方,助你疏郁化痰,散结消肿

半夏厚朴汤岀自张仲景先生的《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 证并治第二十二》。方由半夏、厚朴、茯苓、生姜、干苏叶组成。功能行气解郁,降逆化痰。是 仲景治疗“妇人咽中如有炙蛮”之代表方。

临床上用该方治之,效果较佳。

著名老中医、《金匮》专家何任教授对本方运用颇有新意。

他认为,半夏厚朴汤功善解郁散结,化痰降逆,其临床应用不但可治包括 慢性咽喉炎、瘡病在内的“梅核气”等无形的 气郁痰凝之症,而且亦能疗甲状腺囊肿、甲状腺腺瘤、颈前血管瘤、颈淋巴结肿,乃至食道 肿瘤等有形的气郁痰聚之疾。

只要辨证用之,效果同样显著。我们随师侍诊以来,常见何老运用半夏厚朴汤加减治疗上述之症,屡获良效,验案甚多。

甲状腺腺瘤、甲状腺囊肿属于中医学“痿 瘤”范围。其病多由情志抑郁,气滞痰擬,积 久结聚而成。

治疗以行气解郁,化痰散结为大法。以半夏厚朴汤主之,是方对证用。具体应用,酌加黄药子、夏枯草、昆布等,增强其软 坚散结之效;腺瘤、囊肿质地偏硬者,加桃仁、 赤芍之类,以佐破瘀散结之功。辨证加减,多能收效。

这里,说个病例。

周先生岁37岁,某劳动局干部。2020年 11月16日初诊。

四天前因疲劳而于晩间饮酒,次晨起感咽 喉部疼痛而发现颈咽右侧有一肿块,旋即隆起, 有3X2. 5cm大小,按之活动,质地偏中,吞咽 有不适感。

B超检查示:甲状腺囊肿伴囊内出血。心情紧张,肿处突岀较明显,按之疼痛,纳不振,苔微厚,脉弦。证属痰浊凝结。治法:疏郁化痰,散结消肿。

方以半夏厚朴汤加减:

姜半夏、厚朴、茯苓、苏梗、黄药子、夏枯草、丹参、鸡内金、沉香曲

上药5剂后,疼痛止,囊肿明显缩小,纳 食增,口干,原方去沉香曲,加川石斛,继 服7剂。

12月3日复诊,囊肿消失,咽部舒如。又予7剂巩固之,而获痊愈。

这个患者素有饮酒习性,湿浊内蕴,凝而为痰,随经络而行,留注于结喉部,一遇暴逆,骤然发病。症属瘻瘤,虽伴有囊内岀血,但 究病之因,源于痰浊凝结所致,故用半夏厚朴 汤疏郁化痰为主方。

因生姜辛温,用之有碍出 血的消散,而以丹参易之,旨在止血散瘀滞。黄药子、夏枯草软坚散结,与半夏厚朴汤君臣相使。鸡内金、沉香曲健脾醒胃增纳食。

诸味配用,药中病的,病获速愈,关键在于谨识病机, 辨证施治。

半夏厚朴汤以半夏化痰散结,降逆下气;厚 朴行气开郁,通利痰滞;茯苓健脾渗湿,清痰 之源;生姜辛散化痰.和胃降逆:苏叶顺气宽 胸,宣散郁结。

五药配伍,君臣佐使井然有序, 具有行滞气、开郁结、化痰凝之功效。其临床应用不但适宜于“梅核气”等无形的气滞痰 凝之症,而且也适宜于诸上述举例的有形之气 滞痰聚之疾。只要辨证运用,随症加减,多能 获良效。

正如陈灵石《金匮方歌括》谓“…… 散其郁气,郁散气行,而凝结焉有不化哉?”

好了,今天的半夏厚补汤就说这些了。

《金匮要略》:对于“五劳极虚”之证,张仲景的一方最为适用

大黄蛰虫丸是张仲景《金匮要略·虚劳血痹病篇》中的一个丸剂方子,纵观虚劳血痹病篇中的代表方剂,补肝润燥的天雄散,扶脾熄风的薯蓣丸,补肾纳气的肾气丸,助肺催眠的酸枣仁汤,今天我们主要分析大黄蛰虫丸能够治疗哪一类的疾病,以便在临床中加以使用。

《金匮要略》说:“五劳虚极,赢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蟅虫丸主之”。其药物组成为大黄十分(蒸)、干地黄十两、芍药四两、甘草三两、黄芩二两,干漆一两、虻虫一升、蛴螬一升、桃仁一升、杏仁一升、水蛭百枚、蛰虫半升。上十二味,末之,炼蜜为丸,小豆大,酒饮服五丸,日三服。此方为丸药之剂,取其缓攻之意。

“五劳虚极”,关于五劳,《黄帝内经·素问·宣明五气》说:“五脏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是为五脏所主。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现气血筋骨肉,心肝脾肺肾,全部都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赢瘦腹满,不能饮食”,很明显,脾出了问题,虚劳之极,身体赢瘦而腹满,饮食减少。中医学认为脾主肌肉,脾虚肌肉不充、则瘦弱。脾的运化功能不足,地气不升则腹满。脾虚必然伴随着肝风,即肝木乘脾,木郁脾虚,风动则耗血,血耗则津枯,必然导致内有干血瘀阻。现代医学的肝硬化、腹水、脾肿大,就是中医的肝郁脾虚,脾虚水泛,风动耗血之证。

“肌肤甲错,两目黯黑”,就是说身体皮肤掉皮屑,肌肤如鱼鳞,干燥而且粗糙,并且伴有黑眼圈。中医学认为肺主皮毛,肺气郁滞,则皮毛气血运行不畅,营养物质不能滋润皮毛,形成肌肤甲错。肝开窍于目,而两目的问题则是在肝,肝主藏血,肝中气血不足,必然导致血瘀,也就是张仲景所说的干血,气血运行不畅,必然出现黑眼圈。有些人熬夜容易出现黑眼圈,就是因为血不归肝导致肝中气血不足所致,原因不同,本质是相同的。

“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营卫气伤,内有干血”,这些是张仲景阐述了引起此证的原因。也就是说,饮食,七情,劳累,房劳,以及外伤都可引起营卫经络气血损伤,导致内有淤血。综上所述,除了上文所说的“赢瘦腹满、不能饮食、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等主症,此证一定还有心火不足的症状,那么心火不足会有哪些症状呢?《黄帝内经·灵枢·本神》说:“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故心气不足的人,情绪容易悲伤欲哭,郁闷、不开心。心气充实的人,则是笑口常开。

由此我们看到,大黄蛰虫丸证,其实是人体的各个脏器都出现了问题,本质为血枯而凝结,属阴虚之极,因此条文开始就言明“五劳虚极”。这就要从肝强脾弱的角度来分析这个病证,我们知道,脾土克肾水,脾土虚,则土不制水,因此,肾水凝郁,阴盛格阳,上克于心,心火受邪。《黄帝内经·素问》说:“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寒胜热;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湿胜寒”。心火受刑,心血凝瘀,需以用咸软以化之,即通淤血,同时辅以苦味,以清火生心,清中有通,心阴足则血自生,血生则脾旺,此证若单纯靠补是万万不可的,往往会出现扶阴、助阳都不耐受的情况,因此遇到这种情况,要从通瘀的角度入手,采用软坚散结的方法。故《黄帝内经·素问》:“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火位之主,其补以咸”。

下面我们来分析此方剂,蛰虫,又名土鳖虫,《神农本草经》说:“蛰虫,咸、寒。主治心腹寒热,血积症瘕,破坚,下血闭”。其生于土中,遇寒则伏而不出,善攻隙穴。“蛴螬,味咸、微温。主恶血,血瘀,痹气,破折血在胁下坚满痛,月闭,目中淫肤,青翳,白膜”。“水蛭,味咸、平。主逐恶血淤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蜚虻,味苦、微寒。主逐淤血,破下血积坚痞症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张仲景治畜血用水蛭、虻虫,治干血则加蛰虫、蛴螬,因其能化血、导血,助水蛭、虻虫以功成,以迅猛的力量来化其蓄血,血行则虚劳得补,因干血是由虚劳引起的。水蛭可通任脉,药力是非常强劲的,因此,不可多用。

《神农本草经》说:“大黄,味苦、寒。主下淤血,血闭,寒热,破症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杀,调中化食,安和五脏”。“黄芩,味苦、平。主诸热黄疽,肠澼,泄利,逐水,下血闭,恶创恒蚀,火疡”。“桃仁,味苦、平。主瘀血,血闭瘕邪,杀小虫。桃花杀注恶鬼,令人好颜色”。“芍药,味苦、平。主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杏仁,甘,苦,微温。主咳逆上气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奔豚”。上文说了,苦可生心,故方剂配伍这些苦味之药来泻火补心。

干漆,是漆树的树脂经加工后的干燥品。其味辛,温;有毒。归肝、脾经。《神农本草经》说:“干漆,味辛温,无毒,主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生漆去长虫,久服轻身耐老”。陶弘景在《本草经集注》说干漆味辛,温,无毒、有毒。主治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治咳嗽,消瘀血,痞结,腰痛,女子疝瘕,利小肠,去蛔虫”。“干地黄,味甘寒,主折跌绝筋,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作汤除寒热积聚,除痹,生者尤良,久服轻身不老”。

《神农本草经》将干地黄和杏仁列为“甘味”药物,所谓甘中有苦,苦中有甘,符合脾肾的特性,干地黄是大黄蛰虫丸中唯一可以生阴补血的药物,用量也较大,为君药。 用咸的同时,多辅以苦,以生心补血。此方中用了如此多的咸、苦之药,有理由相信,大黄蛰虫丸治虚劳,重在治心,清心降火,破淤通络,心阴足、心血生、心气旺,水不寒,脾自调。《金匮悬解》对此方剂解释说:“大黄蟅虫丸,甘草培土而缓中,杏仁利气而泻满,桃仁、干漆、虻虫、水蛭、蛴螬、蟅虫,破瘀而消癥,芍药、地黄,清风木而滋营血,黄芩、大黄,泻相火而下结块也。养中而滋木,行血而清风,劳伤必需之法也”。此方为驱邪为主,以攻热下血,只以地黄,芍药,甘草来和养其虚,邪去则虚劳可复,并不是可以缓中补虚。

《黄帝内经·素问·评热病论》:“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衰少不来也”。月经的通行与闭塞虽与多种因素有关,但与心主血脉的运行是否通畅关系尤为密切。故此方可用于女性闭经。现代医学此方剂常用于治疗慢性活动性肝炎、肝硬化、高血压、脑血栓,再生障碍性贫血及慢性白血病,静脉曲张并发症与后遗症,以及外科、妇科、皮肤科、神经科等疾病。此方剂可改善微循环,增加心肌营养血流量,降低血液粘度,抑制血栓形成和血小板的凝集,抗动脉粥样硬化,防治肠粘连,保护慢性肝损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