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一次脱一件,“我刚刚成功逃脱了一次强奸”

浏览:2435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04日

“我刚刚成功逃脱了一次强奸”

电影《嘉年华》剧照

最近一起四年前的性骚扰案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MeToo”运动越来越深入,

中国女性的安全状况却并没有好转。

超过85%的中国女性遭受过性骚扰或性侵犯,

全国2.7亿个家庭中,

有30%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平均每7.4秒就会有一位女性受到丈夫殴打。

电影《熔炉》剧照

在一个充满敌意和危险的世界,

一个女孩如何才能平安长大?

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意识到互助的重要性,

她们自发在不同战场结成同盟:

有人整理700多篇科普文章,做成一本“女性安全指南”,

成功让一名读者逃脱一次强奸;

有人免费教各行各业、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学会编程;

有人建立信息交换平台,曝光“渣男”,防止下一个人受害……

一条采访了三个“姐妹同盟”,

“它向男性发出了一个信号:

女性们团结起来了,

从一种竞争关系变成互助关系。

这种Sisterhood足够威慑住绝大部分男性。”

撰文 | 谢祎旻 责编 | 石鸣

电影《素媛》剧照

女孩怕死了

今年6月,一个有关“女性安全黑色产业”的知识类视频悄然出圈。

“白马王子综合症,这个词听起来非常浪漫是吧?其实指的是一些男性,他们可能很喜欢那些得了抑郁症的、郁郁寡欢的、精神上会有一些问题的女孩。因为这样的女孩会给他们一种自己是英雄的感觉。”说话的女孩叫童姥,她短发,眼神凌厉,有一种不好惹的气质。

童姥在视频里提到的“女性安全黑色产业”

2017年,女性安全媒体“女孩别怕”成立,3年多来,童姥和“女孩别怕”团队整理了700多篇女性安全科普文章,内容涵盖生理知识、自保技能、黑色产业和法律维权,话题大至“如何辨认男友是否有反社会人格”,小到“乳房按摩到底靠不靠谱”。

为了调查女性安全黑色产业,团队成员们经常卧底各大QQ群和地下场所。这项工作危险而刺激,曝光公交色狼“顶族”这一群体的文章发布后,负责调查的女孩遭受了对方疯狂的私信辱骂,而调查用死人骨头做隆鼻手术的黑产时,一男一女两名团队成员伪装成情侣,去整容医院套话。

《嘉年华》里女生遭性侵后去医院检查却被二次伤害

颇让人意外的是,这些黑产调查几乎都由女生完成,而“女孩别怕”团队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全女兵”。

原因很简单,“女性是天然的命运共同体,”童姥分析,“来过几个男生,但都干不久,生理条件和成长经历有性别差异,有些话题男生就是没法感同身受。”

每次讨论选题,当团队里的女孩热火朝天地讨论痛经和妇科病的烦恼时,男生总是一脸困惑,这还只是浅层次的生理差异。聊到女性深层次的不安全感时,男生更是摸不着头脑。

美剧《女王的棋局》里女主进孤儿院后得到同性帮助

“比如女生被陌生异性跟踪这事儿很常见,我们觉得万一被跟踪了要怎么办是个很值得做的选题,但男生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这能造成什么伤害吗?”童姥说,我们的社会总是把男性塑造成一个强者和性上的征服者,如果一个男生被女生跟踪,他们非但不会觉得恐惧,反倒可能会偷乐,“她是不是想跟我要微信?”

有一天,一个经常在后台互动的读者发来私信说,她刚刚成功逃脱了一次强奸。一天半夜她正在熟睡中,合租的男室友突然破坏了她房间的门锁,赤身裸体试图去性侵她。

这个女孩醒过来后,先是各种推搡挣扎,把这个男生推出了房门。后来又迅速用身体挡住门,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跟那个男生隔着门喊话,让男生承认自己试图性侵的行为。

录音完毕之后她觉得当时隔着门,对方声音很低,担心手机录音没有录上,又在微信上跟对方聊。男生在微信上承认说,我不想管你是不是喜欢我,我的脑子里边只有把你强奸完,你会跟着我好好过日子的想法。

报警的时候,她为了防止警察来了男生提前发觉,特意叮嘱警察说,来的时候千万不要敲门,给我打电话,我出去给你开门。

女孩和男室友的微信截图

“只要使一个女孩免于危险,就是值得的”

在童姥看来,团队里的女孩“善良,利他”,此前都是“女孩别怕”的读者,因为深感女性安全的紧迫性而来到这里。

童姥曾在团队里做过一次统计,女孩们经历的安全问题几乎都和性有关,“走夜路遇到陌生男性街头袭击1次,被跟踪尾随骚扰5次,被前男友纠缠1次”,而职场性骚扰、公交偷拍、童年猥亵、地铁色狼的遭遇则更加普遍。

数据来源于智联招聘和Ipsos MORI 2015年对G20 成员国调查

“因为缺乏社会经验被骗钱,和冲动消费交的智商税上,男女没有差异,”童姥说,“女性所受的伤害特殊在性上。”

她的团队此前发布的2篇童年性侵文章下,有不少于500条留言,都是女性读者们讲述童年遭遇性侵猥亵的真实经历。而侵害她们的,有爷爷、继父、舅舅、叔叔、哥哥、邻居叔叔……

她将这些留言整理成一个文档,每看一遍心情压抑一次,到后来眼泪止不住。“受害者没有证据,侵犯你的人还是亲戚,连个倾诉的人都找不到。”童姥说,“大家都是女性,没有经历也可以想象到有多难。”

每次打开后台,团队成员都能看到几十上百条求助信息,家暴、猥亵的事情比比皆是,她们只能挑着给读者回复。而最让童姥绝望的是,她发现女性安全科普做了这么多年,坏事儿每年都在重复发生。

美剧《难以置信》中的女性互助

这种无力感曾让团队成员自我怀疑,童姥也深陷其中。后来她们学着将注意力放在读者的正面反馈上,才意识到,她们所做的努力只要使一个女孩免于危险,就是值得的。

经过她们文章的科普,有人从黑中介手中要回了钱,从老板那拿回被拖欠的工资,还有人从传销中逃出来,少买了那些骗人的智商税的产品。

而发私信告诉她们险遭强奸的女孩,也凭借自己的机智和镇定,最后成功将强奸犯绳之以法。这个男生目前已经被逮捕,进入了看守所。女孩在留言里说,自己是“女孩别怕”的忠实读者,平常发布的女性安全知识她都有留意。

“只有提前做好准备甚至是演练,才能在危险真正来临时更好地保护自己。”童姥说。

有团队里的女孩走夜路时被人跟踪,虽然平时已经对“反跟踪术”了然于心,当下仍然有点紧张。她马上在群里向伙伴求助,大家接连给她出招:走到附近人流密集的地方去;假装打电话或系鞋带,让对方先走;过到马路对面去,终于甩掉了跟踪者。

“女生有钱了就是硬气”

程序员苗苗所处的工作环境则大大不同。

她在影视后期行业做技术支持长达9年,不足10人的小部门里常常只有她1个是女生,偶尔的行业聚会上,一桌男程序员呼朋唤友,高谈阔论,唯独她总是坐在角落默默吃饭的那个。

去年苗苗就觉得自己在这行做到头了,今年疫情一来,眼看着同事们一个个跳槽去游戏行业,苗苗也心动了。

8月份拿到广州一家游戏大厂的offer后,有9年从业经验的她决定给自己放个暑假,去做一件她看来有价值的事——教女生学编程。

程序员这个职业诞生之初,从业者是女性居多

最近一年来,她在微博上关注了好几个女权博主,她形容自己“茅塞顿开”,过去她隐隐感到不对劲的地方都清晰了起来。

苗苗是河南农村出身,考上北京一所本科院校已经大大超出父母意料。大学学了环境工程,但她丝毫不感兴趣,偶然间看到一家影视后期培训机构来学校宣讲,她才知道,原来平时在电影院看的大片都是这样实现的。

她心驰神往,果断向大学同学借了5万块学费,硬是从0开始学完了全部课程,毕业后如愿进入了影视后期行业,一做就是9年。

数据来源于《2020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

这9年里,她充分感受到赚钱带来的好处,“女生有钱了就是硬气”。她觉得结婚并不是一个必选项,“有钱我可以做医美,可以买好看的衣服,回看之前碰到的一些男生,得亏没有在一起。”

她在父母面前的地位也显著提升。河南农村的冬天特别冷,家里的老式洗衣机没有烘干功能,听到妈妈抱怨湿衣服拿来拿去、手冻得很时,苗苗立刻下单了一台全自动带烘干洗衣机。

这样的事情多了之后,爸妈催婚的措辞委婉了许多。之前直接说“你该结婚了吧”,后来先急忙解释自己不是在催婚,而是担心她老了没人照顾,末了还要补一句“到时候生个孩子,像你这么孝顺多好”。

《摩天大楼》因展现女性互助的情节备受好评

随着年龄渐长,苗苗觉得自己明明在走上坡路,生活得越来越好,可“身边就是有人会说,你再等下去,就不值钱啦诸如此类的”,苗苗说言下之意就是“女生老了没人要”呗。

接触到女权后,她常常对手下带的两个年轻男生谆谆教导。结了婚的中年同事偶尔调侃几句她“洗脑”年轻人,苗苗会反唇相讥“你当然轻松啦,坐在办公室里上班,娃都丢给你老婆带。”

和男同事外出吃午饭时,碰到不礼让行人的司机,同事脱口就是一句“呵,女司机”,她立马拿出手机搜数据,“你看,路上出事儿的都是男司机多。”

女生会编程

难道不是一种解放?

一次机会,她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转发教女性学编程的“程序媛计划”,觉得这是用实际行动支持女性发展,比在办公室和男同事辩论有用,没多想就报名了。

“程序媛计划”成立于2017年底,是一个免费教女性学编程的公益项目,目前有一支200多人的全女性志愿者团队,而教课的导师几乎都是有多年从业经验的女程序员。

这个项目旨在树立起女性学习编程的信心,开发的课程7岁女孩也能学会。“教的Python语言我很熟悉,不用备课,学生的问题都完全能回答得了。”苗苗说。

相比起教书,更困难的地方在于,让学员们克服畏难心理。

苗苗带的第一个班有十几个学员,学员们的职业背景多元,有HR、财务、公务员,还有大学老师和公司高管,有的出于危机感,不想被时代抛下,有的希望学会Python语言做数据分析整理,有的是宝妈,想给孩子做榜样,唯一的共同点在于,她们都对学编程这件事很不自信。

而在苗苗看来,这种畏难情绪是阻止更多女性进入IT行业的关键。“我们的社会从小就在给女性灌输,‘女孩学不好数学’‘女孩适合学文科’这样的观念。”

开课之前,就有学员在群里表达自己的担忧,“编程好难啊”“我逻辑不行,真的能学会吗?”“从小数学就不好”。

苗苗自认是一个会鼓励人的老师,她会搬出有力的论据,“这套课程是开发给小孩学的,你觉得自己比几岁小孩还不如吗?”

每当学到重难点部分循环和函数,学员们的信心会再次被打击,这时苗苗会现身说法,说起自己当初自学变量赋值,总是卡在“a=1,b=2,a=b”上,她想不通“a怎么会等于b呢”,而学员们“起点就比老师高了,变量赋值都顺畅理解了,循环函数肯定也没问题”。

基于中国某城市15万高考考生成绩的大数据分析

写程序时,学员如果反复了好几次系统还是频频报错,苗苗用9年的从业经验担保,“现实工作中也不可能一次就写好”。这样7天的课程下来,苗苗说,大部分人都能顺利学会课程内容,“等于入了编程的门”。

因为编程语言能快速处理大量数据,苗苗在影视行业其他岗位的同事,经常向她说起自己想学编程。但那时苗苗苦于找不到适合初学者的教程,自己手头上的编程书和网课太难,借给同事只会起到劝退的反作用。

于是带完第一个班后,苗苗又接连带了4个亲友班,学员都是影视行业从业者,包括制片、调色师、视效剪辑、电影分镜师等等。

《乘风破浪的姐姐》首次公演前阿朵安慰袁咏琳

为了不让教程显得干巴巴,她还编写了7天的课后小作业,将学到的知识和影视行业的实际工作结合起来。

“好多前同行跟我说这个小作业太有用了,可以马上运用到工作中。”比如直接生成Excel表的插件,以前要熬夜迁移复制的文件名,现在“咔”点一下就能完成。不止一个制片跑来跟她道谢,“你拯救了我”“没想到我这个岗位的人也可以写出代码”。

《摩天大楼》中女性的守望相助

有一个制片人是上司推荐她来学的,学回去后,上司对苗苗感叹,“送她去学真是送对了,她到现在每天都还在学呢。”

还有一个调色师,工作中经常要和视效部门对接,成千上百个镜头信息,过去她不得不手动填写,而学习了Python之后,她可以写些脚本,几分钟就能完成之前的工作,这样就可以把更多精力集中在艺术创作上。

“我不敢保证学编程能让她们升职加薪,但提高处理琐事的效率,对女性来说难道不是一种解放?”苗苗说。

姐妹们团结起来

抵制“渣男”

在苗苗免费教女性编程的同时,有一个名叫“互助宝:互助识别身边人是人是狼”的豆瓣小组,正聚集起100多条亲密关系暴力惯犯的曝光贴和1万多名组员。

小组主页里,来自不同城市的曝光者,将她们亲历或听来的亲密关系侵害者用【姓名首写字母缩写】【地区】【年龄】【职业】的格式曝光,高频曝光的劣迹包括但不限于出轨、嫖娼、家暴、金钱勒索和精神控制。

“一开始看到满屏的渣男渣事,我也很意外。”小组的发起人之一柳元说,她和另一名发起人林雯都有法律背景,早年间因为关注性别议题而结识,平时经常讨论与之相关的社会事件。

仿妆博主“宇芽”曝光前男友

早在去年“宇芽”事件掀起热议时,柳元就对林雯提议要建立一个受害者们互通信息的平台,依据在于亲密关系里的侵害者常常是惯犯。“当时我身边的女性,同事朋友都很愤怒”,联想到“江歌案”里杀害江歌的陈世峰此前也对前女友动过手,柳元和林雯都认为如果能提供一个曝光惯犯的平台,至少能阻止更多人受骗受害。

但这个平台具体要如何实现,两人当时觉得要好好讨论,便搁置下来。直到今年5月传出消息,由几名程序员开发的、防止老实人接盘的“原谅宝”App要正式上架,柳元和林雯再也坐不住了。

“我相信作为女性,都会被这样的举动冒犯到。”柳元说,“他们搜集女生裸照和不雅视频是不想当接盘侠,但他们知不知道很多流出照片和视频的女生都是受害者。”

《难以置信》中的女警官吐槽自己的男同事

这时,林雯想起自己有一个多年前注册的豆瓣小组,一直闲置着,这下正好能派上用场。

小组名“互助宝”是出于对“原谅宝”的讽刺,但两者实质不同。柳元解释,对自诩老实人的男性来说,确实有可能遇到翟欣欣这样想骗财的美女,但女性在亲密关系中面临的危险大得多。

“每年被家暴和被伴侣杀害的案件里,男女性别比例悬殊这一点是没法忽视的。更别说在杀猪盘这样的骗局里,后面常常是一个男性团伙。”柳元说,小组的标语写得很明白,“他们失去的只是恋爱机会,我们保住的可是性命啊!”

《性教育》中Aimee和同伴的女孩子们互诉被骚扰的经历

两人同为法律专业出身,一开始就考虑到了小组的法律风险问题。为了避免侵犯隐私,她们在小组介绍和精华帖中都说明了发帖规范。

不过以柳元的经验,在亲密关系的恶性案件中,女性诽谤他人的比例是很低的。“被强奸的女生说出这件事都要鼓起极大勇气,没人愿意拿自己的隐私和不堪去陷害别人,这样代价太大了。”

小组建立起来后,林雯发现很多人把这当成情绪垃圾桶,“贴一堆地址,贴一堆图不加说明,贴一堆云里雾里的文字,还有索性什么事实描述都没有就一个标题。”为此她多次发帖提醒曝光的女孩们,如果想警示后来者,请留下有效信息而非倾倒垃圾。

数据来源于妇联2016年度统计

柳元每隔几天就会上小组看新曝光的帖子,每次看感情都格外复杂。“渣男”们骗钱骗感情的套路是如此拙劣而相似,无外乎就是PUA教程里那套,可仍然有这么多女孩接连受害,有的还是在工作中独当一面的高知女性。

“首先人的精神是很脆弱的,如果有人天生是煤气灯人格,喜欢操纵别人,或者专门学了PUA那一套来对付你的话,教育程度再高的女性都很难逃脱,”柳元分析,亲密关系暴力的难点就在于,你跟这个人是建立了情感连接的,换一个陌生人这么对你,你早就不OK了,但亲密关系里人的底线很容易沦陷。

更让柳元感到后怕的是,这些被曝光出来的人都是生活里的普通人,在公司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可能是你的同事、邻居、合作伙伴,仅仅是为了获得更多性资源或者经济利益,就利用亲密关系去伤害和欺骗他人。

日本性教育电视剧《17岁初识禁果》

小组成立至今,曝光贴已经积累了100多条,成员有1万多人。柳元认为现在小组的数据库还很小,相比起精准触达正和惯犯处于亲密关系中的女孩,小组起到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这个小组的象征意义在于,它向肆无忌惮的男性发出了一个信号:女性们团结起来了。我们不会再像后宫里的人一样去争男权社会的恩宠,而是从一种竞争关系变成互助关系。这种Sisterhood足够威慑住绝大部分男性。”

亚洲赌王尧建云,一生出千只输过一次,就输掉了一双腿三根手指

提到赌王,就不能不想到周润发在《澳门风云》中的精彩表现。电影中的赌王风光无限,一手牌技出神入化。

然而电影终究只是电影,现实生活中的赌王却未必有电影中那般好运。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一个结局并不风光的昔日赌王。

这个赌王名叫尧建云,年少时因为尝到了赌博的甜头,就从此一头扎进了赌博的深渊之中。为了让自己能更快地从赌博中获利,尧建云还特意拜了一个师父专门学习如何在赌局上出千。

尧建云凭借着自己的出千技术,赢得了无数赌局,一晚上的时间他就能够赚到600万。然而出千就难免有破绽,尧建云也难逃被人发现的结局。

尧建云

因为出千被人发现,尧建云最终被砍掉了双腿。直到这个时候尧建云才想起师父对他的谆谆教诲,然而却为时已晚。

尧建云是如何走上赌博之路的呢?他为什么会被人发现出千呢?他在失去双腿之后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接下来就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一下昔日赌王尧建云的故事。

踏入赌博深渊

尧建云于1963年在江西抚州出生,他的父母收入不错,而且一直对尧建云百依百顺,不论他想要什么都尽量满足他。就这样过了9年,直到尧建云要上学的时候,他的父母才发现他们曾经的溺爱对尧建云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入学之后,尧建云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调皮捣蛋上。和同学打架,顶撞老师,沉迷于除了学习之外的任何事,最终他毫不意外地被学校退学了。

尧建云的父母费尽心思给他转了四次学校,然而每一次他都会被退学。

被退学的尧建云整日里无所事事,没事就在街上闲逛。他的父母不愿意看他就此沉沦,于是咬着牙把他送到了工地上。

父母希望工地上的辛苦劳作能够让尧建云幡然醒悟,然而却没想到正是因此才让尧建云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图源网络

工地生活确实十分艰苦,然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的尧建云却并没有就此醒悟,相反的,他还从工地上的消遣活动中发现了乐趣。

工地上的消遣娱乐以赌博为主,工友们都没有太多的钱,因此赌的筹码都不大。尧建云看了几次,就忍不住跟着大家一起玩了起来。

在赌博方面,尧建云可能是有一些“天赋”,在和工友的赌博中,他一直都是赢多输少。很快,尧建云就靠着赌博成为了工地上的“有钱人”。但是没过多久,尧建云就不满足于工地上的小打小闹了,他把目光投向了有规模的赌场。

尧建云拿着自己的全部财产迈进了赌场,一开始他赢了几局,这让他的野心越发膨胀起来。然而好景不长,尧建云还没来得及细数自己赢了多少钱就开始输钱了。

赌徒的心理其实都一样,赢了想继续,输了想翻盘,尧建云自然也不能例外。他很快就输光了身上的所有现金,但是他不肯放弃,在把自己的手表和自行车都输了出去之后,他开始和工地上的工友们借钱。

一输再输的尧建云心情十分郁闷,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身边的朋友告诉他,要想赌赢就得有出千技术,光靠运气是远远不够的。

朋友的话给尧建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从这以后,尧建云开始专注地寻找有出千技术的老师傅。尧建云在这件事上非常有耐心,最后他竟然还真的找到了一个江西的“千王”。

尧建云从姐姐那里求来了150块钱,他带着身上仅有的150块钱找到了那个“千王”想要拜师。

“这条路不是什么好走的,我不收徒弟,你走吧。”

尧建云

正在兴头上的尧建云怎么会轻易放弃,他一天一天地守在“千王”家门口,只要看到“千王”就追上去拜师,最终“千王”还是耐不住他的请求答应了收他为徒。拜师之后,尧建云跟着师父学了很多的出千技术,在掌握了基本的技术之后,尧建云还开始尝试自己研究新的出千手法。

学习出千的这段日子称得上是尧建云这将近20年的人生中最为认真的时间,他的这份认真也确实让他掌握了出神入化的出千技巧。

没过多久,尧建云就出师了。出师之前,“千王”最后对尧建云说道:“江湖险恶,这路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好走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尧建云还沉浸在自己学会了出千的兴奋之中,此时哪里听得进去师父的教诲,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赌场的大门。苦练的出千技术让尧建云一路高歌猛进,几十块,几百块,几千块,尧建云在普通的赌场里难逢敌手。

普通赌场里的人大多都没有接触过出千,和这些人一起玩的时候尧建云就像是一台收割机,不用费力就能从他们的手中收走所有的钱。

一开始尧建云还能因为赚到钱而觉得开心,时间长了之后他就开始觉得索然无味。

赌徒大多是喜欢冒险的,安逸的日子已经很难让他们感受到愉悦,因此尧建云拿着这段时间赚来的50万迈进了一家高档赌场中。

高档赌场的玩家比普通赌场的玩家多了不少经验,而且玩家多以富豪为主。这些人看到完全陌生的尧建云,以为来了一只待宰的羔羊,他们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尧建云的赌局。

尧建云

新的环境,新的对手,尧建云感觉到了无比的刺激。他已经在普通赌场积攒了很多经验,因此他对自己有很大的信心。

一夜过去,尧建云带着50万走进赌场,出门的时候,他已经有了600万。

高档赌场的玩家不是不知道有人出千,但是尧建云的出千技巧已经十分纯熟了,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端倪。凭着这50万换600万的一夜,尧建云在高档赌场中声名鹊起。有了这600万,尧建云也成功迈入了富商权贵的圈子。

出千最终暴露

迈入富商之列后,尧建云又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他吃着山珍海味,穿着奢华名牌,出入都有保镖随行。

凭借着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出千技术,尧建云在各个高端赌局中自由来去,而他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通过一场赌局赚到几十万、几百万对于尧建云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赚到了足够的资产之后,尧建云开始寻求更多的刺激。

他在自己的赌场里专门设计了一种新的扑克牌,这种扑克牌的背面有特殊的花纹,懂的人可以通过这种花纹轻易知道牌面。这种扑克牌的好处就在于即便你不会出千,也能够轻易赢过对家。

自此之后,尧建云在赌场中更是如鱼得水,他赌王的名号也逐渐叫开了。

在“事业”上有了成就之后,尧建云娶了一个漂亮的妻子,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他的生活可谓是极其的幸福了。

然而丰厚的家底、年轻貌美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孩子,这些都给不了他想要的刺激,他这前半生最大的满足、最大的刺激,终究还是只有赌博能带给他。

尧建云与孩子

1993年,一位珠海的渔场老板邀请尧建云去参加一场在邮轮上赌局。尧建云欣然同意,然而他的妻子却不愿意。

“你有技术,人家也有,你不可能每次都赢过人家的。而且虽然出千是默认的,但是一旦被发现,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的技术这么多年都没人能破,我就不信一个渔场老板能轻易看穿。富贵险中求,你根本就不懂。”

不顾妻子的劝阻,尧建云还是欣然赴约了。

这么多年出千从未被人发现,尧建云对自己的技术有着出奇的信任,他觉得这一次也会和之前一样,轻轻松松拿到几百万,然后就回家陪自己的妻女。

赌局开始了,尧建云神态轻松地坐在桌子前,他自己手里的牌不是很好,于是他像之前一样开始出千。

“他出千!”

这三个字在尧建云耳边炸响,他听到这三个字的一瞬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被指认出千的人正是他自己。尧建云猛然回头看向出声的那个人,那是一个跟了他很久的兄弟。尧建云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他无比信任的人出卖了他。

那个说话的人眼神躲躲闪闪,但是却并没有迟疑:“他出千,我看到了。”

尧建云回过头,渔场老板已经派了手下来抓他。出千虽然是赌场上默许的,但也是绝对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因此尧建云带来的人也都不敢有什么动作。渔场老板很轻松地就从尧建云身上找到了出千的牌,尧建云出千,证据确凿。

这一刻,尧建云才感受到了一阵一阵的恐惧从心底涌出。

尧建云

按照规矩,出千的人要被砍掉双腿和三根手指,尧建云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过双腿被砍的命运了。

剧痛袭来的那一刻,尧建云突然又想起了师父曾经跟他说过的“江湖险恶,好自为之”。他现在知道江湖险恶了,可是他已经没法回头了。

后悔的情绪一闪而过,尧建云还来不及有其他的想法就已经晕了过去。

等尧建云再次醒来之后,他已经在医院里了。师父跟他说过的话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荡,他后悔,他自责,他绝望,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有回头路可走的。

出院之后,尧建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就只是发呆。他的产业因为没人打理而日渐衰落了,曾经在赌局上输给他的人得知了他的惨状都纷纷来让他还钱。

这样的日子过了五年,他的妻子终于受不了了,最终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他。他心怀愧疚,于是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妻女。

女儿离开之前频频回头,尧建云知道,女儿想让他一起走,然而他又有什么资格和她们一起走呢?身无分文、妻离子散的尧建云万念俱灰,他觉得除了放弃自己的生命没有其他办法能解脱了。

跳楼、绝食、割腕……然而命运却不肯让尧建云轻易解脱。

自杀失败的尧建云逐渐从双腿被砍的打击中走了出来。既然还活着,那就好好地活下去吧。

从赌王到反赌大王

重新有了生活希望的尧建云终于走出了家门,在他找工作的过程中偶然结识了流浪艺人万伟,两个人很快成为了朋友。

尧建云

尧建云16岁外出打工,这几十年的摸爬滚打让他有着无比丰富的生活经验,在他的提议之下,他和万伟一起成立了一个“爱我中华歌舞团”。

这个歌舞团聚集了几位有音乐天赋的残疾人,他们一起找场地、演出,很快也闯出了自己的一小片天地。然而名气有了,却有人把“爱我中华歌舞团”的主力给挖走了。没有了主力,歌舞团最终只能解散。

歌舞团解散之后,尧建云又一次失去了工作。

一次无意间,尧建云得知湖南省有一个女人因为丈夫沉迷赌博而选择了自杀。

这件事开始让尧建云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自己深受赌博的危害,如果能用自己的例子让更多的人远离赌博,那他的这一生也不算白活。带着这样的想法,尧建云在朋友的帮助下来到了江西新余的一家娱乐城,在这里,尧建云开始了自己劝赌的第一场演讲。

被砍掉双腿之后,尧建云的身高只有一米左右。这样一个身材矮小、手指残缺的人引起了观众的关注。

尧建云现场给观众展示了一些出千技术,并且用自己的真实案例规劝观众不要再沉迷赌博。这样的演出深深震撼了台下的观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这个身材矮小,却有着巨大能量的尧建云。

2003年,尧建云走出了江西。2004年,中央电视台采访了尧建云。2005年,广东省公安厅联合广东卫视开始宣传尧建云,希望让更多人远离赌博。

尧建云在演讲

这个昔日的赌王用自己的经历让无数人远离了赌博,然而他自己却因为揭露出千技术而多次被人报复。

“我觉得劝人戒赌就是我现在的人生意义。”这是尧建云对于那些报复的回答。

2018年,尧建云在一间出租屋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这个曾经一夜赢600万,却最终因为出千被人砍掉双腿的赌王就这样死在了这个出租屋中。或许在他生命的最后,他还会想起师父曾经说的那句话:“江湖险恶,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