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办老年大学挣钱吗,老年大学一座难求 资本盯上老年教育市场

浏览:3905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6日

要北京户口、要排一夜的队,老年大学有多难上?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进走过十二楼一条昏暗的过道,两侧夹杂着影视文化公司、摄影室等,没有多余的广告牌或宣传海报,打开一道贴着“快乐五十大学”标志的单扇门,里面不足百平米的地方便是位于北京的“快乐50”老年大学教室与办公地。“快乐50”老年大学校长党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考虑到租金、员工工资等经营成本,这是当前大多数民营老年大学所不得不面临的现状,只能在课程设置、服务上做努力。公办老年大学可能有着更好的地理、环境等优势,但两者都面临各自的难题,各有优劣。

20世纪八十年代,老年大学开始兴起并主要面向离退休干部,此后,招收对象开始覆盖更多的普通老年人。近几年在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的新闻频发下,老年大学的稀缺性开始被注意到。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的数据显示,当前国内现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包括参与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作为对比,当前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约2.49亿。供需间的严重错配让一些城市提出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资格审核,比如多家北京公立老年大学要求入学者需要有北京户口。

2016年10月国务院便发布《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扩大养老教育资源供给,扩展老年教育发展路径,加强老年教育支持服务,创新老年教育发展机制,促进老年教育可持续发展。

在党越看来,在老龄化趋势以及供需两端面临不同的境况下,解决供需矛盾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熬夜排队、拼手速

10月17日下午1点25分,离下午的绘画班开课只有五分钟,北京市东城区老年大学入口处已停有十余辆老式自行车,这些大部分来自于上课的学生,更多的学生则提着一个深色布袋,装着自己的绘画作品以及上课所需材料从各个方向汇入学校并走向各自的教室,提前抵达教室的学生已开始询问教师自己作品的不足以及如何改进。

其中一位学员陈梨向经济观察报介绍,“现在秋季学期开学已有一个多月,而这个上学机会是自己等了一年再经历一番‘争夺’而得到的,现在还有很多符合条件的只能排着队,等有名额空缺。每年春秋季报名期,前来咨询或报名的老人,热闹时能从教务室开始排上十余米的队伍(只支持线下报名)。”

记者就入学咨询了北京多家公办老年大学的招生处,多数表示现在大部分课程已处于报满的状态,要想入学,需有北京户口并在下一个报名期有班级空缺名额。只是书画、摄影等课程的学制多数在1-3年,需等他们毕业或是中断学习才会有新的名额,因此一些热门课程确实比较难排上。

不仅在北京,为争取一个入学名额,老人熬夜排队、拼网络报名的点击手速等现象也在多地上演。在成都老年大学,学校招生数预计是2000多人,实际报名的却有两万多人;在上海,个别老年大学办学点出现老年人凌晨三四点钟排队报名。

党越表示,导致这类怪象一方面是现在需求端的老年人对于老年教育越来越重视,同时老龄化趋势下空巢现象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老人家庭。做老年大学的本质其实更多是做老年社交,通过共同学习葫芦丝、舞蹈等形式形成一个交际圈,最终给老人一种社会归属感。

2018年12月,60+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老年教育行业研究报告》也揭示,对老人而言,技能的提升和学历文凭的获得已无太大意义,与社会的接触、丰富充实晚年生活才是其主要目的。

陈梨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寒暑假需要带孩子没时间,但平时除了接送孩子上学、买菜,一天真的无事可做。退休后整个人瞬间就空落了下来,但又不能像家里的老头一样在小区里下棋、打牌。因此就开始盯上了老年大学。自己报了3个班,一周三次课,半年下来学费不到1000元。

党越向记者介绍,在自己的三所老年大学共500余位老人学员中,女学员占到80%以上,寒暑假是报班上课的淡季,平时则趋于一致,学员的年纪主要集中在50-65岁。

只是,《中国老年教育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老年人对老年教育的热情虽高,但其支付意愿仍较低。在党越眼里,也是导致民办迟迟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党越介绍,一方面,市场上公办老年大学数量已是很少,班级爆满、学员流动性低的现象屡见不鲜主要在于其收费低、课时长,一门课的学制能达到三年,半年一个学期只收300元;民办老年大学一门课学制在5-8周,收费500-1000元,钢琴等一对一的课程则在3000元左右,场地、师资也没法和公立老年大学比,民办老年大学还要考虑租金、师资薪酬、运营人员等成本。因此民办老年大学常常招不满学员,同时还挣扎在盈亏平衡线无法扩大规模。民办老年大学屈指可数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此背景下,近几年,多省市提出加快老年教育的发展。2019年3月湖南省印发《湖南省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湖南省全省县级以上城市至少有一所老年大学,60%的乡镇(街道)建有老年学校,30%的村(居委会)建有老年学习点,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比例达30%以上。

党越表示,公办老年大学肯定没办法快速的拓展,而民办得不到如民营养老机构类似的的补贴或优惠,盈利情况也不容乐观,新的人迟迟不愿进来,进入的人也没办法继续拓展规模。

盈利难题

身着各色旗袍、戏剧服、晚礼服走过红地毯,拉二胡、吹葫芦丝、弹钢琴的表演一个接着一个,每年的年终活动,上百位爷爷奶奶级别的学习汇演俨然一场大型文艺演出。

从2016年开始,党越便走着一年建一所校区的步伐。在扩张的同时,模式的可持续性成为了她的新的担忧。

党越表示,公司成立四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中,当下一个月总收入也就小几十万。而规模扩张下,门店运营人员、师资、租金等成本都在上涨。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又有限,为支持学校持续的运营,课程定价只能是按微利来做。

党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方面,老年教育不同于学生培训机构,老年人会对培训提很多要求、易较真,管理不容易,很多服务人员坚持不到半年就离职了,市场上有此方面管理经验的人才十分稀缺;另一方面,为了吸引老人报名并形成口碑,我们只能去提供各种附加服务以及开设各类特色课程,如旅游英语课、美妆课并组织老人集体出国游。

“现在开办老年大学的门槛很低,只需在工商局注册即可。只是如果仅仅当作一个生意来做,但凡是一个有头脑的商人,拥有同样的资本、资源,肯定选择会更挣钱的行当。”党越表示。

不过,党越对老年大学未来的发展依旧充满信心,她表示,老人有巨大的多潜在需求和消费能力,更早进入这个行业、早去摸索,积累经验,当需求真正爆发的时候,民营老年大学会得到更多的重视,公司长久的品牌价值也会突显出来,未来行业内一定会出现老年教育的新东方。在她的预计里,公司将在2019年当年能做到盈亏平衡,未来几年内也将收回全部的投资。

老年大学有多难上:要北京户口 要排一夜的队

要北京户口、要排一夜的队……老年大学有多难上?

经济观察报 记者田进

走过十二楼一条昏暗的过道,两侧夹杂着影视文化公司、摄影室等,没有多余的广告牌或宣传海报,打开一道贴着“快乐五十大学”标志的单扇门,里面不足百平米的地方便是位于北京的“快乐50”老年大学教室与办公地。“快乐50”老年大学校长党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考虑到租金、员工工资等经营成本,这是当前大多数民营老年大学所不得不面临的现状,只能在课程设置、服务上做努力。公办老年大学可能有着更好的地理、环境等优势,但两者都面临各自的难题,各有优劣。

20世纪八十年代,老年大学开始兴起并主要面向离退休干部,此后,招收对象开始覆盖更多的普通老年人。近几年在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的新闻频发下,老年大学的稀缺性开始被注意到。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的数据显示,当前国内现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包括参与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作为对比,当前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约2.49亿。供需间的严重错配让一些城市提出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资格审核,比如多家北京公立老年大学要求入学者需要有北京户口。

2016年10月国务院便发布《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扩大养老教育资源供给,扩展老年教育发展路径,加强老年教育支持服务,创新老年教育发展机制,促进老年教育课持续发展。

在党越看来,在老龄化趋势以及供需两端面临不同的境况下,解决供需矛盾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熬夜排队、拼手速

10月17日下午1点25分,离下午的绘画班开课只有五分钟,北京市东城区老年大学入口处已停有十余辆老式自行车,这些大部分来自于上课的学生,更多的学生则提着一个深色布袋,装着自己的绘画作品以及上课所需材料从各个方向汇入学校并走向各自的教室,提前抵达教室的学生已开始询问教师自己作品的不足以及如何改进。

其中一位学员陈梨向经济观察报介绍,“现在秋季学期开学已有一个多月,而这个上学机会是自己等了一年再经历一番‘争夺’而得到的,现在还有很多符合条件的只能排着队,等有名额空缺。每年春秋季报名期,前来咨询或报名的老人,热闹时能从教务室开始排上十余米的队伍(只支持线下报名)。”

记者就入学咨询了北京多家公办老年大学的招生处,多数表示现在大部分课程已处于报满的状态,要想入学,需有北京户口并在下一个报名期有班级空缺名额。只是书画、摄影等课程的学制多数在1-3年,需等他们毕业或是中断学习才会有新的名额,因此一些热门课程确实比较难排上。

不仅在北京,为争取一个入学名额,老人熬夜排队、拼网络报名的点击手速等现象也在多地上演。在成都老年大学,学校招生数预计是2000多人,实际报名的却有两万多人;在上海,个别老年大学办学点出现老年人凌晨三四点钟排队报名。

党越表示,导致这类怪象一方面是现在需求端的老年人对于老年教育越来越重视,同时老龄化趋势下空巢现象出现在越来越多的老人家庭。做老年大学的本质其实更多是做老年社交,通过共同学习葫芦丝、舞蹈等形式形成一个交际圈,最终给老人一种社会归属感。

2018年12月,60+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老年教育行业研究报告》也揭示,对老人而言,技能的提升和学历文凭的获得已无太大意义,与社会的接触、丰富充实晚年生活才是其主要目的。

陈梨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寒暑假需要带孩子没时间,但平时除了接送孩子上学、买菜,一天真的无事可做。退休后整个人瞬间就空落了下来,但又不能像家里的老头一样在小区里下棋、打牌。因此就开始盯上了老年大学。自己报了3个班,一周三次课,半年下来学费不到1000元。

党越向记者介绍,在自己的三所老年大学共500余位老人学员中,女学员占到80%以上,寒暑假是报班上课的淡季,平时则趋于一致,学员的年纪主要集中在50-65岁。

只是,《中国老年教育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老年人对老年教育的热情虽高,但其支付意愿仍较低。在党越眼里,也是导致民办迟迟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党越介绍,一方面,市场上公办老年大学数量已是很少,班级爆满、学员流动性低的现象屡见不鲜主要在于其收费低、课时长,一门课的学制能达到三年,半年一个学期只收300元;民办老年大学一门课学制在5-8周,收费500-1000元,钢琴等一对一的课程则在3000元左右,场地、师资也没法和公立老年大学比,民办老年大学还要考虑租金、师资薪酬、运营人员等成本。因此民办老年大学常常招不满学员,同时还挣扎在盈亏平衡线无法扩大规模。民办老年大学屈指可数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此背景下,近几年,多省市提出加快老年教育的发展。2019年3月湖南省印发《湖南省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9-2022年)》,提出到2022年,湖南省全省县级以上城市至少有一所老年大学,60%的乡镇(街道)建有老年学校,30%的村(居委会)建有老年学习点,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比例达30%以上。

党越表示,公办老年大学肯定没办法快速的拓展,而民办得不到如民营养老机构类似的的补贴或优惠,盈利情况也不容乐观,新的人迟迟不愿进来,进入的人也没办法继续拓展规模。

盈利难题

身着各色旗袍、戏剧服、晚礼服走过红地毯,拉二胡、吹葫芦丝、弹钢琴的表演一个接着一个,每年的年终活动,上百位爷爷奶奶级别的学习汇演俨然一场大型文艺演出。

从2016年开始,党越便走着一年建一所校区的步伐。在扩张的同时,模式的可持续性成为了她的新的担忧。

党越表示,公司成立四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中,当下一个月总收入也就小几十万。而规模扩张下,门店运营人员、师资、租金等成本都在上涨。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又有限,为支持学校持续的运营,课程定价只能是按微利来做。

党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一方面,老年教育不同于学生培训机构,老年人会对培训提很多要求、易较真,管理不容易,很多服务人员坚持不到半年就离职了,市场上有此方面管理经验的人才十分稀缺;另一方面,为了吸引老人报名并形成口碑,我们只能去提供各种附加服务以及开设各类特色课程,如旅游英语课、美妆课并组织老人集体出国游。

“现在开办老年大学的门槛很低,只需在工商局注册即可。只是如果仅仅当作一个生意来做,但凡是一个有头脑的商人,拥有同样的资本、资源,肯定选择会更挣钱的行当。”党越表示。

不过,党越对老年大学未来的发展依旧充满信心,她表示,老人有巨大的多潜在需求和消费能力,更早进入这个行业、早去摸索,积累经验,当需求真正爆发的时候,民营老年大学会得到更多的重视,公司长久的品牌价值也会突显出来,未来行业内一定会出现老年教育的新东方。在她的预计里,公司将在2019年当年能做到盈亏平衡,未来几年内也将收回全部的投资。

来源:经济观察报、新浪财经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 资本盯上老年教育市场

中商情报网讯: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所公办老年大学,学生人数达到4000多人,尽管每年开设的班级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但入学的名额仍然是一号难求。文化养老风靡,然而市场却供不应求。资本盯上老年教育市场,但是大妈大爷的钱却并不好挣。

老年教育市场潜力大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老年是人生的重要阶段,是仍然可以有作为、有进步、有快乐的人生时期。近年来,随着物质生活逐渐充盈,老年人对精神文化的需求也水涨船高。不少老年人抱着“活到老,学到老”的态度,走进老年大学学习。

据悉,我国老年教育起始于老年大学,老年大学的主要招生对象为离退休干部,而今老年大学招收对象中的普通老年人开始增多。目前,我国已有7.6万余所老年学校,其中包括远程教育在内的老龄学员共有1300万余人,仅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5%。供给量远远小于需求,“排队报名”“一座难求”已成为我国老年教育管理的新常态。由此看来我国老年教育市场潜力巨大。

各地应制定老年教育发展规划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2018年末60岁及以上人口为24949万人,比上年增加85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7.9%,居民人均预期寿命77岁。社科院发布的《大健康产业蓝皮书:中国大健康产业发展报告》预测,2050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4.83亿,8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达1.08亿。

数据来源:社科院、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老龄工作。党的十八大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要求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国家发展老年教育,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鼓励社会办好各类老年学校”。教育规划纲要也明确要求“要重视老年教育”。

老年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和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老年教育,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现教育现代化、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举措,是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学习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质、促进社会和谐的必然要求。

2016年国务院印发《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要求扩大养老教育资源供给,扩展老年教育发展路径,加强老年教育支持服务,创新老年教育发展机制,促进老年教育课持续发展。目前,各地积极出台老年教育规划。

资料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民办老年教育机构挣钱难

近几年,文化养老风靡,老年教育需求增加,政策刺激下,一些民间资本开始将目光投向了老年教育。老年教育前景光明,但是民办老年教育机构却面临收益微薄、两极分化等诸多问题。

老年人具有固执、保守、戒备心强等特点,当前老年教育付费意愿仍不高。此外,公立老年大学收费低,颇受老年人喜爱,相反,民营老年教育机构补贴较少需自力更生,收费较高,老年人用脚投票,导致民营老年教育机构盈利难,无法扩大规模。

其实,民营老年教育机构不能光指望政府给予,还是要靠公司自身服务能力去提升盈利水平。现在政府的负担太重,企业还是需要靠自身的经营能力实现发展。而且,政府给予资助将丧失一些市场化本身所拥有的东西。

更多资料请参考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4年中国老年教育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同时中商产业研究院还提供产业大数据、产业规划策划、产业园策划规划、产业招商引资等解决方案。